《打边炉》:2019年珠三角十大艺术事件

与其说这是一个评选,倒不如说是我们对过去一年发生在珠三角众多围绕艺术相关的事情的一个整理,一个筛选,一个基于我们自身工作所形成的一个判断。它一定是主观的,甚至也是偏颇的,但也没关系,《打边炉》并不追求并不存在的客观和公正,它虽然是一个媒体形态,但它一直也是反媒体的。

《打边炉》编辑部

1、广东美术馆将搬离二沙岛

二沙岛曾经是广州最有活力的文化中心,虽然它的公共交通一直很糟糕,但因为聚集了广东省美术馆、星海音乐厅、广州交响乐团和华侨博物馆等文化场馆,这个“富人岛”在高墙大院之外,还是有一定的开放性和公众性。但随着广东美术馆搬迁,这个岛上积累二十多年的文化生态可能会发生巨变。

2019年12月27日,广东美术馆新馆在广州的西部地区芳村白鹅潭动工,计划2022年年底竣工,新馆建筑面积达6万平方米,是老馆的3倍。新馆落成后,广东美术馆将整馆搬迁至芳村,颇具意味的是旧馆被2000年前后落成的江景豪宅和别墅环绕,新馆则搬迁至了广州曾经的楼市低洼地带(虽然如今已经补涨了不少),那里聚集了大量被高房价驱赶出城的本地居民。从新馆的选址可以说明,广东美术馆在广州城市空间格局当中是有平衡区域发展落差的功能,这种“功能期待”,会不会塑造一个新的广东美术馆的公共形态呢?

2、昌岗维新

过去一年,广州美术学院进行了院系改革和校内美术馆的矩阵改革,重金外聘专家学者加盟,是让外界感到眼花缭乱的改革元年。广州美术学院不仅要做华南地区的广美,还希望做中国乃至世界的广美,从一系列改革来看,他们想告别这个城市安逸的温床,希望重建学院的影响力,找回学院的精神。

3、和美术馆确定2020年春分开馆

和美术馆是珠三角美术馆的一个“异数”,它不是政府投资的美术馆,也不是地产投资、期待炒热地皮的美术馆,而是家族基金会投资运营的美术馆,它首先是要回馈乡民,让一个乡镇的居民也能看到国内一流的展览,这个朴素的想法和陈向宏做乌镇艺术邀请展是非常相似的。

要做好一个美术馆,可能就是需要这些朴素的理念和行动,然后持之以恒地坚持做下去。

4、坪山现象

坪山美术馆在行政级别上是一个区级美术馆,与一个县级美术馆的级别相似,依靠区财政拨款运营,并且地处深圳的“东北”,离市中心的车程在1个小时以上,这样的美术馆常常容易被人遗忘。但因为馆长聘任机制的改革,并在治馆模式上的试探和校正,给这个美术馆注入了不少能量和动能。

坪山和坪山美术馆聚落成为深圳的文化现象,这个现象是否能否持续发展,结出硕果,实现坪山人所期待的“近悦远来”,还需要更多的等待和观察。

5、香港艺术馆重新开馆

经历四年的闭馆修缮和扩建,香港艺术馆于2019年11月30日重新开馆。此项工程耗资9.3亿港元,扩建后的艺术馆新增 5 个展厅,展览空间由 7000 平方米增至 1 万平方米。对于时局动荡的香港而言,这是久违的好消息。尤其是M+开馆遥遥无期,已经拥有三十年历史的香港艺术馆承载了不少期待。

6、UABB满城开花

如果说过去几届UABB是点状式的激活模式,这一届则是“一主九副”的全面开花式的结构。

深圳的九个城市区块都有分展场举行,UABB已经不只是一个展览,而是成为两年一次的“城市策展事件”,它让那些想成为策展人的市民拥有策展的机会,也让那些希望成为艺术家的设计师能有机会在自己的履历上写上UABB,而市民也真的可以在家门口看展览了。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城市动员式的展览。

7、红专厂清场

要说红专厂消失了,反而不是准确的表述,据说决策方最终还是会保留一批工业遗存,但里面的机构已经被清场了。

一个已经发展了十多年的艺术和设计园区,没有了“人”这个行动的主体,或者说这个主体不被尊重,要被限期搬离,这个园区到底要迎接的是什么样的未来呢?

8、拍春

不是“春拍”,是“拍春”,但也是拍卖的形式。2019年3月,薛峰、仰霖和朱春杭联合组成“深圳厅”,用七个多小时时间,通过微信群将86件艺术家的作品拍出,拍卖总金额在200万以上,拍卖的大部分受益为艺术家所有。

这次“拍春”让不少隐形藏家浮出水面,大家发现,在富庶的珠三角,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可能成为艺术品的消费者。而“拍春”信奉的理念是购买就是对地方艺术生态最大的推动。可惜的是“拍春”仅举办了一期就放弃了,薛峰告诉我们,他是一名艺术家,他还是希望自己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工作室。

9、南方收藏家联合会成立

2019年3月,南方收藏家联合会在广州东山一栋小洋楼成立。就像斜对面的某会址一样,南方收藏家联合会也试图做一些藏家联合和通过收藏推动这个地区艺术生态发展的基础工作。

在珠三角,其实有两种工作方法,一种是像子静那样地强调生态共建的积极分子,也有一种是像陈侗、胡�P、段煜婷这样的相信自身行动的开掘力和持续性的个人主义者。倒并不是说后者丝毫不去做联合,而是他们似乎更相信做好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就是在推动这个地方的艺术工作。

10、无名者

虽然珠三角有广州、深圳和香港这样的中心城市,但中心并没有吞噬掉这个地区的所有资源,中心也不具备绝对的话语权,珠三角归根到底还是去中心化的结构,并且在未来,这个特征会越来越明显。

比如突然冒出来的广州空港双年展,就是在广州的城市边缘地带催发出来的大型展览;比如和美术馆,由北�蛘蚴赘环⑵鸫戳�,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北�蛟谀睦铮�但这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有2019年诞生的“燕岭青年艺术家驻地计划”,就是由一个东莞深具影响力和口碑的慈善家族创立,虽然很多人都不记得他的名字,但不少人都在他资助的学校念书和成长。

珠三角的未来,不在中心城市,他的决定权也不在已知的那一部分。那些无名者在创造这个地方的未来,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未来会做出怎样的惊人之举,他们具备这个实力、野心和想象力。

*题图摄影:陈思敏